合肥历史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清史民国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改善

发表于:2020-01-20 02:59:01 来源:合肥历史网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改善

众人陆续离开了,各部各营的兵马从明日起将调动起来,对抗大公国三都的大军也没有什么战术而言了,就是正面拼杀。

本来剑盟在人数上较为吃亏,但是天灾虫制造出的血色大军弥补了这个短板,给予了秦冲充足的信心。

人数少于对面并没有什么,这种硬仗打过太多次了,质量大于数量,其实在剑盟拿下古风城消灭太叔横所率领的势力,已经耗掉了东都很大一部分兵力,死的多为精锐,如追随太叔横的那些将领们,很多都原本是东都比较有名望地位的人。

秦冲带着萧姚和茅英去见天灾虫。

守山和魔王不在巢穴里了,制造单位如血肉工坊和血色祭坛等也都搬出了外面,显得里头还挺空旷。

茅英进来之后,一路瞧一路看,很是兴奋。

“老伙计,我将适合重血的人带来了,你来测试他一下吧。”秦冲一走近,伸手朝着旁边的萧姚指了指。

“上前几步,不要紧张,不论我做什么,都不要试图反抗。”天灾虫伸出了好几道触手,形成一个状。

萧姚如此近距离地见到天灾虫的机会并不多,每一次见到它,内心都不禁感慨这个世界的生命体的神奇和伟大。

萧姚一步步走过来,那些状一样的触手迎上去,将他快速地裹在了里面。

很快萧姚身体就像是被很多粗大的绳子绑住一样,他倒是表现的非常的震惊,这些触手捆住他之后,不断地收紧,这个动作甚至会让人感觉到敌意。

很快萧姚感觉大呼吸都有些不畅了,脸颊被涨得通红,那些粗大的触手仿佛啊哟将他的身体给揉成奇形怪状。

萧姚不禁闷哼了一声。

“老伙计,这个人可是我的一员猛将,请对他多一些关照。”秦冲再也忍不住了。

天灾冲的复眼快速眨动着,“别紧张,我正在测试他的体质,骨头和肌肉,很不错,强健有力,比守山的肌骨还要出色,看样子仅次于你。”

“是吗?你又没有对我测试过,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“对于你而言根本不需要测试。”

萧姚苦笑道:“跟秦兄弟想必的话,那我看起来只能算是勉强能及格。”

“把双手伸出来。”

萧姚立即抬起双手,顿时手指一痛,触手上的毛刺一下子刺了进去。

勒紧他身体的力道一点点地松了下来。

“血液无大问题,现在把嘴巴尽量地长大。”

嘴巴一张开,两个蚊子大小小的小飞虫呲溜一下钻进了他的嗓子眼里,萧姚顿时有点不适之感,没过多久,飞虫竟从他两边的耳朵里爬了出来。

茅英只觉得很是有趣,她看来这些和别人角度不一样,这就好比是在摆弄一个试验体一样,天灾虫的方法是独具一格的。

而后天灾虫又进行了另外几项检查,因为它刚刚形成血脉共生库,调配出来的血脉还从未都没有在人类身上试验过。

而这个人对于秦冲而言又太重要,容不得半点马虎,所以天灾虫测试的项目很多,几乎是将萧姚彻底地给解析了一遍。

从体质到血液再到内脏器官的各个身体机能,都已了若指掌。

“怎么样?”秦冲忍不住问道。

“你的眼光非常不错,这个人的确是非常适合打入重血的人选,将他留在这里三天吧,摄入重血之后,我要对他进行一些测试,如果发现问题的话,说不定还能够及时补救。”

“有劳了。”萧姚道了声谢。

萧姚的事情处理完了,伸手在茅英的后背上一推,“对了,还有个事儿,这一位是能量师,以研究各种能量为己任,譬如灵能、血脉、生灵等等都在她的涉猎范围之内。怎么说呢,她想要跟你多相处一下,心里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想要向你讨教。”

天灾虫的多只眼睛紧紧盯住了茅英,“你是想要研究我了?”

“不是,我是来向你学习的,你不但能够调制血脉,还可能将灵能安在特定的生命体上,譬如夜姬,她便可以完美地掌控邪焰。我见到过很多杰出的能量师,几乎都做不到这些,所以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”

“说起来,你还是想要研究我,这本质上并没有变化。研究我的只有我的天敌。”

茅英感受到了天灾虫的态度,忙道:“我相信没有任何生命体可以超越你,更不要说去研究你,我只是和你制造的生命体,吸收能量等等做一些交流,对于你自身,我是不敢产生半点亵渎的!”

茅英把话也说的很重,表明了她自己的立场。

天灾虫仔细地看了她两眼,“你说的没错,没有任何生命体可以超越我,更不要说妄想来研究我。如果是谈论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,我并不排斥你,我可以感受到你心里的那种热情,特别是对于未知的那种好奇心。”

“谢谢!能够得到你的认可,我真的是深感荣幸。”茅英深深地弯下腰去。

在茅英那里,天灾虫可不仅仅只是个制造生命体的‘母体’,它是个智者,创造生命是个非常复杂的课题,并且赋予生命对于能量的接受和排斥能力,这更是难上加难,简单来说天灾虫是对能量研究开发到极致的,茅英骨子里的那点骄傲,在它面前当时感觉到荡然无存。

她是将天灾虫当做是老前辈、甚至大师来看的,角度和其他人可不一样。

秦冲自然不会明白这一点,只是看到天灾虫接受了她,免于自己的一番口舌了。

“萧先生,你就留在这儿吧,几天后我等着看到一个全新的萧姚!”

“好,做出这个决定也算是我勇敢地踏出了一大步吧,我的枪术领悟上慢慢地接近了瓶颈,我需要有一个新的东西,来激发我朝着对的方向走下去,这么多年了,我想自己也该做出一些大的改变了。”

“你的选择应该不会错,老伙计,这几天可要劳烦你多费费心了,这个人可是伤害不得的。”

“你放心吧。”

秦冲拉着茅英出去了。

榆林中医男科医院
潍坊十佳男科医院
阜阳男科医院地址